民間借貸利率保護上限多少?最高法或參照4倍LPR報價(jià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-07-31 11:50:15 信息來(lái)源:不良資產(chǎn)頭條綜合北京商報 閱讀次數:

7月22日,最高人民法院和國家發(fā)改委聯(lián)合發(fā)布了《關(guān)于為新時(shí)代加快完善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提供司法服務(wù)和保障的意見(jiàn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意見(jiàn)》)。


據介紹,為促進(jìn)要素市場(chǎng)化配置,《意見(jiàn)》分別從尊重契約、促進(jìn)金融為實(shí)體服務(wù)、拓展擔保合同范圍、規范互聯(lián)網(wǎng)交易、促進(jìn)勞動(dòng)力要素優(yōu)化配置等五個(gè)方面提出了具體意見(jiàn)。其中包括促進(jìn)金融和民間資本服務(wù)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,修改完善民間借貸司法解釋?zhuān)蠓冉档兔耖g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,堅決否定高利轉貸行為、違法放貸行為的效力。


來(lái)源:北京商報


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(wèn)題的規定》對民間借貸利率設定了24%的司法保護上限,明確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未超過(guò)年利率24%,出借人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,人民法院應予支持;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(guò)年利率36%,超過(guò)部分的利息約定無(wú)效。


“對于社會(huì )上反映的司法保護的民間借貸利率過(guò)高的問(wèn)題,我們正在抓緊研究?!弊罡呷嗣穹ㄔ簩徟形瘑T會(huì )委員、民一庭庭長(cháng)鄭學(xué)林在發(fā)布會(huì )上表示。


據了解,為有效規范民間借貸,引導民間金融健康有序發(fā)展,最高人民法院先后發(fā)布多個(gè)文件,強調從嚴把握法定利率,對于各種以“利息”“違約金”“服務(wù)費”“中介費”“保證金”“延期費”等形式突破或變相突破法定利率紅線(xiàn)的,依法不予支持,對保護債務(wù)人合法權益、維護金融秩序發(fā)揮了積極作用。


“在當前疫情防控常態(tài)化以及我國經(jīng)濟由高速增長(cháng)向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大形勢下,降低民間借貸利率保護上限對于紓解企業(yè)融資難、融資貴以及從源頭上防止‘套路貸’‘虛假貸’具有積極意義,也是最有效的解決方案?!编崒W(xué)林說(shuō)。


今年通過(guò)的民法典明確規定,國家禁止高利放貸,借款的利率不得違反國家有關(guān)規定。鄭學(xué)林介紹,目前最高人民法院正在結合民法典的最新規定開(kāi)展民間借貸司法解釋的修訂工作,調整民間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是其中重要的一項內容。司法解釋修訂總的原則是兼顧利率市場(chǎng)化改革與維護正常金融秩序,服務(wù)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發(fā)展,《意見(jiàn)》對此均有所規定。


“金融市場(chǎng)化改革以及金融利率問(wèn)題雖然不是由人民法院主導,但是對于改革過(guò)程中以及經(jīng)濟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出現的問(wèn)題,人民法院必須有所擔當,在職責范圍內做好自己的事情?!编崒W(xué)林表示。



最高或不超過(guò)一年期IPR的4倍



有知情人士向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表示,今年春節前后,最高法就在醞釀修改民間借貸的司法解釋?zhuān)鄬τ谥暗?4%、36%劃分兩道“紅線(xiàn)”的做法。主流的意見(jiàn)是設定一個(gè)民間借貸利率保護上限,這個(gè)上限有專(zhuān)家建議參考之前一年期利率的4倍,現在可以參考央行LPR報價(jià)的四倍。


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授權全國銀行間同業(yè)拆借中心公布的數據,2020年7月20日貸款市場(chǎng)報價(jià)利率(LPR)為:1年期LPR為3.85%。如果民間借貸利率保護上限為一年期LPR的4倍,則意味最高不超過(guò)15.4%,較現在的24%大幅下降。


有法院人士認為,民間借貸利率保護采用固定的上限有利于統一裁判標準。上限規定不是固定的數值,而是參照LPR的報價(jià),有利于民間借貸利率隨行就市。在LPR報價(jià)上設定了不超過(guò)四倍的空間,給正常民間借貸預留了發(fā)展的空間,同時(shí)對打擊套路貸、高利貸有幫助。


中國政法大學(xué)金融法研究中心研究員卜祥瑞表示:

金融不僅僅是簡(jiǎn)單的借貸,金融的本質(zhì)是跨時(shí)空的信用風(fēng)險的交易。因此,對于利率的規定也要視具體產(chǎn)品而定。

民間借貸最高保護利率的下行,應當充分尊重金融邏輯和行業(yè)慣例,切實(shí)考量持牌金融機構的利益合理保護。


也有司法界人士認為:

民間借貸利率是最高限度,持牌金融機構就更不應該超過(guò)這個(gè)限度?,F實(shí)中,如果民間借貸的最高保護利率為不超過(guò)LPR報價(jià)利率的4倍,很有可能不少非銀持牌金融機構的特定金融業(yè)務(wù)利率會(huì )高于這個(gè)“紅線(xiàn)”。



最高法將協(xié)助防范金融系統風(fēng)險發(fā)生



在加強中小股東司法保護方面,意見(jiàn)提出,嚴格落實(shí)公司法、證券法優(yōu)先保護特殊市場(chǎng)主體的立法精神,切實(shí)保護中小股東的知情權、利潤分配權等合法權益,增強投資者信心。合理確定金融機構的適當性管理義務(wù)和舉證責任,優(yōu)先保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。依法受理、審理證券欺詐責任糾紛案件,發(fā)揮證券侵權賠償訴訟的規范、震懾功能,提高資本市場(chǎng)違法違規成本。繼續推進(jìn)證券期貨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建設,支持建立非訴訟調解、先行賠付等工作機制,通過(guò)支持訴訟、示范判決等方式拓寬投資者索賠的司法路徑,切實(shí)解決證券市場(chǎng)中小投資者維權難問(wèn)題。


來(lái)源:北京商報


針對加強“逃廢債”清理懲戒機制建設,意見(jiàn)明確,健全清理拖欠企業(yè)債務(wù)長(cháng)效機制,加大強制執行力度,依法適用拘留等強制措施,樹(shù)立實(shí)質(zhì)穿透執行理念,依法識別和精準打擊規避、抗拒執行行為,保障勝訴當事人及時(shí)實(shí)現權益,降低債權實(shí)現成本,助力企業(yè)化解債務(wù)危機。


此外,《意見(jiàn)》還指出,要規范金融市場(chǎng)投融資秩序。依法嚴懲非法集資犯罪行為,堅決守住不發(fā)生系統性金融風(fēng)險的底線(xiàn)。對以金融創(chuàng )新為名掩蓋金融風(fēng)險、規避金融監管、進(jìn)行制度套利的違規行為,《意見(jiàn)》也明確要求,以其實(shí)際構成的法律關(guān)系認定合同效力和權利義務(wù),同時(shí)要研究制定針對網(wǎng)絡(luò )借貸、資管計劃、場(chǎng)外配資、資產(chǎn)證券化、股權眾籌等金融現象的司法應對舉措。